宁波扬森纸业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574-8
邮箱:service@yuto88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福能模式

编辑:宁波扬森纸业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福能模式
在光伏市场供需关系发生拐点、国内光伏制造商血拼价格的时候,有人已经把眼光放到在这种环境下能够掘金的模式上。福能集团于2011年9月在法国Chataudun市建立了占地800亩的“欧洲新能源阳光谷”,是欧洲第一个集分销、物流、研发等于一身的太阳能中心。福能集团董事长刘佳勇告诉《环球企业家》,已有国内光伏组件商计划把生产线建到新能源阳光谷中。

“这个行业真正的转折点在2011年,在这之前供不应求,以前是货物没到港就卖掉,或者是到港之前全卖完了,不用考虑你再来库存。结果2011年货物供应远大于需求的时候,那就要考虑分销、物流、仓储这些服务。”刘佳勇说。频繁往返于中国、欧洲两端的刘佳勇,在2010年底就预判到了市场行情的转变。“大家疯狂扩产,很可怕,这些产能将来释放到哪里去?”刘 说。

供过于求的市场下,这些生产自中国的组件在欧洲比以往需要更多仓储、物流、分销这一端的服务。不到半年,新能源阳光谷已经吸引了赛维LDK、阿特斯、天威新能源和恒基光伏的入驻。

刘佳勇的职业轨迹恰与整个光伏行业发展轨迹重合。2003年末,刘佳勇在德国刚拿到认知心理学硕士学位,跟学校的两个同学在德国创立了一家贸易公司。当时一个客户找到刘,需要一个10MW的光伏组件订单。2003年全球光伏市场从德国开启,组件采购价是4.2美金/瓦,10MW的订单报价超过四千万美元,那一年刘佳勇25岁。

刘佳勇回到国内,寻访当时国内所有的组件商。这单生意虽然最终没成,但让刘隐约嗅到了光伏市场的巨大爆发力,他开始有意识地跟国内组件商建立联系。2003年到2005年这三年,德国光伏市场快速扩容,同时培育起了中国光伏组件制造的凶猛发展。

2006年,在光伏组件分销领域做了三年的刘佳勇却把公司以30万欧元出售给了江苏一家国企苏美达。“他们看重我们在德国的销售渠道,当时行业处于第一次的疯狂状态,大家拼命进来。”刘佳勇回忆,当时做组件分销的利润从2004年0.2欧元/瓦已经下滑到0.1欧元/瓦,而且当时市场单一、集中在德国,于是刘佳勇全面退出,挖掘新的盈利途径。

刘佳勇在2006年与一个西班牙客户接触后,发现西班牙的光照条件和政府政策都利于光伏市场的发展,而且当时刘的兴趣已经放在一门更复杂的生意上,光伏电站开发。这一年,天威和英利股权纷争中的关键人物苏维利让出了自己的股权,来到西班牙,也瞄准了电站开发。

2006年到2008年,西班牙市场发展火爆。2008年西班牙装机容量达2660MW,比前一年增长300%,将近占据全球装机容量的一半。

苏维利、刘佳勇、还有西班牙当地的一人,三人一起于2006年在西班牙创办了天华阳光。天华创始资金100万欧元,刘佳勇带着15万欧元的现金入股,并担任负责国际业务的副总,开始开发希腊、意大利等其他市场。这段经历让刘佳勇感受到光伏的全球市场正在形成。

一年后,因为管理理念上的差异,刘佳勇退出了天华。之后,他创立了福能。一年来的经历让刘佳勇意识到,电站开发的复杂度与陷阱远比想象得要多,而且市场波动开始。与此同时,整个欧洲的光伏市场都在迅速开启,刘佳勇决定回归到分销业务,以此为基础开拓新的商业模式。

现在,在光伏分销市场上,福能已经跻身欧洲前五,2011年的销售额有3亿欧元。刘佳勇总结出了自己一套分销模式的方法论。福能在欧洲有超过五千家客户,其中大部分是光伏安装公司。刘佳勇给市场团队介绍目标定位时非常精准—位于社区中的10至20人团队的安装公司。刘解释,超过20人的安装公司会有自己的仓库,会直接跟组件商接触。而10至20人的安装公司不会有仓储服务,而且要货灵活。这样福能能够提供仓储服务、发货及时灵活的优势就能显现出来。

在巩固分销业务的基础上,刘佳勇也继续尝试新的商业模式。2009年光伏行业受到金融危机冲击最大的时候,刘感到最大的问题出在终端项目融资上。“当时我们在考虑融资渠道和融资壁垒到底怎么解决,金融危机终端的安装商没有资金来进入安装,停着,中国有组件,但是因为终端不提供这个资金,他无法进行供货,也停着。”刘佳勇说。

刘佳勇开始尝试和下游开发商达成协议,福能提供组件,开发商以电站股权抵押组件成本,这样整个链条即使没有资金也可以流转起来。等到电站建成之后,获得银行贷款,福能再拿钱退出,不会长期持有电站。福能以这样的模式于2009年在德国卖掉了30MW的组件。

采用新的商业模式来推动市场,因此金融危机后的两年,反而是福能成长最快的两年。

现在刘佳勇又将触角升到EPC领域,2011年福能做了37MW的EPC工程项目。刘佳勇对福能的定位是,做太阳能行业的综合服务商,包括搭建的新能源阳光谷和成立的一个组件买卖的电子商务平台。“所有涉及到太阳能的,你能想到终端服务的概念,都能找到我们的涉足点。”刘佳勇说。

上一条:评论:“苹果”饥饿陷阱忽悠中国市场 下一条:煎熬中看到希望:诺基亚CEO埃洛普的2012